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影之河--梁明明的油画·摄影

Oil Painting & Photograph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某年。川西。  

2010-11-27 22:00:06|  分类: 山水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那一天,天很蓝,云很白,像翻着大团白浪的海。

凝固的海很静,听得见阳光落在杂草上,树丛里的声音,滋滋,,哗哗,,白浪间或停在山峰的背后,位置的对应是那么的恰到好处。

 

半山腰上,有个寨子,叫甲居藏寨。

沿着羊肠小道到寨子里,,,阳光和绿意把寨子掩映得宝石般生辉。

寨子里住着84岁的边婆婆,她种过果树,玉米,马铃薯,,。那一天,她把深红的辣椒倒在白花花的阳光里。

她的脸是一片土地,历尽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。。。。颜色呈紫褐,鉄红,金黄,,杂陈着藏红花的色彩,,青紫的阴影里她的眼睛像安静的井。

 

寨子里的女孩都叫拉姆,杜吉拉姆,降粗拉姆,,,拉姆,,,拉姆,,还有个十岁的男孩丹巴格西,简直就是美男子拉斐尔的天使,那个美叫人不知他从哪来要到哪去,真束手无策。

,,,,坐在自家核桃树下的拉尔吉泽老爹,暮色里和山浑然一体。

那一天,画也画了。,,,太阳也晒了。,,,苹果也吃了,在苹果树下。嗨!!很拉姆的一天。

 

那一月,七月,气温高高低低,如川西的山路。夏季的烈日,冬季的寒风,紊乱了的生物钟悬挂于高原和深谷。

落石塌方泥石流出没沿途,猛于虎。一个村子,新居喜宴,,乐舞。深夜,泥石流来时的脚步声混迹歌声鼓声中间,红花和闪烁的流缨将耳目遮蔽,无人能辨。报警的电话铃绝望地空响。烁彩飞扬的身影,,,被巨兽的黑手覆没。

这个噩耗,在我们躲过落石的那个下午传来。。。。

 

车依然原地不动。鱼肚灰的天,花青色的流云。连绵的山峰暗下来,层层叠叠像紫青的犬牙。

风变冷。回车上,从人影绰绰面目模糊里指认杀手。

第一次做杀手,兴奋得很邪恶。心跳加速。。

天全黑了,冒着寒气。不知几多个回合,,,车终于动了。盘山而下,到达磨西小镇,在凌晨时分,吃上的热腾腾的晚餐。香菇鸡汤,,,生命,多么鲜美的味道。。

 

野花成群结队,从新都桥开到高尔寺山顶,依然面不改色的红是红,黄是黄,烂漫到云天之上。

没想到,在海拔4千多米的一个山口,与梵高的鸢尾花不期而遇。

除了向日葵,梵高也喜欢画这种植物。

那年深秋,在阿姆斯特丹探访了梵高的原作后,在街上,被一条印满鸢尾花的丝巾盯着,买下。

采了一枝,一笔一笔地画着鸢尾花,笔意在车子的颠簸里晃烂。。。

梵高,这个孤独的传教士, 川西的山上有鸢尾花。

,,,,,,

那一年,03年,非典。孤岛。荒城。。。春寒料峭夜,从城东到城西,穿过巨大的骨架空空荡荡,,,,离开旧日,陷进莫测的未来。由此,有了川西的旅程。

那一年,那一月,那一天,,,,,,在今日,倚在初冬和暖的午后,光影里,栩栩如生。

缅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0、11、30

 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

寨子里住着84岁的边婆婆,她种过果树,玉米,马铃薯,,。那一天,她把深红的辣椒倒在白花花的阳光里。

她的脸是一片土地,历尽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。。。。颜色呈紫褐,鉄红,金黄,,杂陈着藏红花的色彩,,青紫的阴影里她的眼睛像安静的井。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,,,,坐在自家核桃树下的拉尔吉泽老爹,暮色里和山浑然一体。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cript%22%3B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%28%27head%27%29%5B0%5D.appendChild%28s%29%3B%0D%0A"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寨子里的女孩都叫拉姆,杜吉拉姆,降粗拉姆,,,拉姆,,,拉姆,,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,,, 还有个十岁的男孩丹巴格西,简直就是美男子拉斐尔的天使,那个美叫人不知他从哪来要到哪去,真束手无策。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在海拔4千多米的一个山口,与梵高的鸢尾花不期而遇。  除了向日葵,梵高也喜欢画这种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那年深秋,在阿姆斯特丹探访了梵高的原作后,在街上,被一条印满鸢尾花的丝巾盯着,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采了一枝,一笔一笔地画着鸢尾花,笔意在车子的颠簸里晃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梵高,这个孤独的传教士, 川西的山上有鸢尾花。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桃平羌寨。喜欢把云彩綉在鞋子上,羌族人-----走在云彩上的民族。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  

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某年。川西。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


 
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非艺术画廊
阅读(384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