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影之河--梁明明的油画·摄影

Oil Painting & Photograph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2)  

2010-10-23 11:43:12|  分类: 对岸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陈明华油画《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2)》

 

引用

陈明华油画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2)

 

5月13日(周一)油画人体

   (看刘大鸿的画)你的画一下子变成这样,一下子变成那样,你自己也不知怎样。你这种画不是不可以画,但你这幅画出来三个绿色的人体排在一起,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?你为什么这样画?想变?(刘插话:我有这种需要。)你有这种需要,但你基本的东西差的太远,没办法把想的东西连在手上边,这还是个功夫问题。班上的画家,有的功夫好,有的理解能力强。比如那个画中国画的理解能力很强,他已是很成熟的画家了,我对他的要求不一样了,我要使他画里头的作风更深、更厚、更经看。作为你,不要把自己套一个圈子里。你就最喜欢自己套住自己。你现在才二十多岁就套住自己,到五十岁不知套成什么样子了。你二十多就不肯接受外来的东西,就自己在那里搞脑筋里想的东西,我想你看书一定看的很多。这个绘画的东西啊,要有点傻劲的,不能太聪明了,画家要一直地、不停地想办法往前走。往前走呢,就要有一个往前走的可能性。假如你所有画画的问题都解决了,你总是一套,画人体是三个都一样,你还可以画二十个嘛!每个和每个都是没联系,好象排尸首一样,那就糟了。所以你这个观念东西不打破,你这样觉得挺满意,我就没办法教,没办法解决你的问题了。因为一个画家能够进步,就是因为他有问题,才能进步。你先把自己套在一个圈子里,这对教的人很难,我还得去把你的圈套一条一条地慢慢拆除,把你放出来。假如你不愿意出来,只肯躲在圈子里,我更没办法。所以,我一直讲观念问题。你观念不自由,你的画也不会自由。你会说我的手很灵动,不是很自由吗?那,谁都会这一套。那你的手,有了这一套以后,同什么东西连的起来?有没有根据?怎么往前走呢?(刘大鸿:你不是说画画让我们有点傻劲吗?)傻劲,法文btet——就是不停地不停地往前钻,钻,钻,不钻到一个地方就没有问题,钻到那个地方就有另外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不停地产生,绘画就进步了。假如画画没有问题需要解决,那何必画呢?而且,意外的效果不会来的。画画如果没有意外,那兴趣就少了。绘画不是单部分,你现在画了三个绿人体,还可以再多,画幅可以五公尺、十公尺、二十公尺。绘画有很重要的一点是I echeble。意思是在规定大小的画框中构图。绘画的空间同画布的大小很有关系,你这个画中没关系,你可以再填,填,填,像连环画一样。(刘大鸿:我平时也不这样画,我这样画是想看您怎么讲。)你想吓一吓我呀!是不是,哈------吓一吓我,你看我这套!(刘:这不是我的一套,我是模仿。)我一直讲模仿的问题,是要吸收、消化,模仿不是抄啊!你们抄的事太多了,还要抄,我现在要你们创作。

   一个画家总觉得有话要讲,总觉得画不完,那就变成一种需要,这是画家最重要的动力。你若觉得没张画没有问题,就糟糕了,那就是退步。因此,画总是不停地往前走,总是不断产生新的问题,这是观察训练的结果。你没这种训练,就不可能有问题不断产生,那你的艺术生命就死掉了。有的二十岁画家比八十岁的画家观念还老;有的八十岁的画家比二十岁的画家还年轻,这是由创作精神维持他年轻的,因为他的想法是新的。我讲的新,不是表面的新,我记得有个画家学马蒂斯,他教人总是说:“新呀!新呀!新!”什么叫新?新,根本不是那种表面效果的新。还是观察深刻之后,才把你引到新的道路上去。观察总是照老办法,那样的新也不见得就是好。所以我主张,绘画对于一个人要诚恳,、忠厚。画家本身要有一个忠实、诚恳的性格,假如对自己说谎,骗自己,是不能做一个画家的。所以绘画的问题,也是一个道德观念的问题。不要骗人家,不要硬求新,要经常考虑自己的画要实在,要有深厚、永久的性格。当然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,还要看每个人的才能和毅力,有人深沉,有人浮浅,有的人可以进步下去,有的人停滞不前。

   ------假如你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,能有个自我准确的批评,那么以后,你们的画就慢慢进步,眼界就能放的开,不然,你就不能吸收很多好的东西.如果不限制在具象方面,你们还可以有更多的自由。

   每一个抽象派画家,也都有一个依据,比如杰森-帕洛克讲动作;瓦斯特讲空间,将颜色比例;比如克莱将结构,有点像中国的东西;哈斯同是动的,他的画受中国的影响,形式完全是西方的,他是德国人,当然受到康定斯基的影响;比如米罗又是一种办法,他有民间的东西,受中国字影响,他画画时常把中国字图表放在前面。所以,每个画家有一个出发点。讲穿了,近代欧洲画家、美国画家受中国影响很多,而我们呢,受苏联影响------

   我们中国有那么多传统,非常深厚、非常丰富的传统,比如商周铜器,汉魏雕刻、玉器,唐宋陶瓷、绘画、书法这一大套。你看,中国书法也在不停地演变,石鼓文、篆、楷、草------为什么中国书法没有以前好呢?当然,是创造精神比较少的关系受王羲之,米芾的限制太多了;中国画为什么进步也小,还在防唐宋的味道。而唐宋的画家,也是在自然生活中体会的东西,并不是抄。这一点是中国现在不能够理解的,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在抄?中国有这么多最好的传统,每一个人只要拿出一部分自己最喜欢的,对自己性格最接近的,把他消化,然后把学到的西方的东西——要拿好的东西,也不要收他们旧的东西——把两方面最好的东西合起来,然后再加上自己的个性,慢慢的、自然而然地融合起来,你的作风就有了。这个作风,还不单单是地方性的作风,不是中国土产的作风,要有世界性的作风,所以眼光要看得大些、看的远。如果没有世界性作风,根本不可能在世界上立脚。比如法国有很多画家的作风,限制在法国的作风里,所以没有在世界潮流之上,没有在国际上有市场。总之,你们从年轻时开始,就应该往远的地方想,想将来做国际上有地位的画家。同时开始学画时,你就认定自己的工作向做和尚一样,一生画不完。我现在画了五十年了,越画越有兴趣,觉得好玩了,因为我现在自由了。现在我自己画画,觉得很开心,所以我烦闷时一到画室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。

我画画从来没人来捣乱,我不让人家看。我的画室四面是墙,后面一块玻璃从来不开,光都从上头来。没有人能看到我画画,我觉得画画让人看,总不免有点做样子。我就避免这种影响。自己一个人画画,无意之中,感情和画面就连在一起了。就连弗朗索娃丝叫我,也先打个电话,同意后再进去

这种一米左右大小的画,你们当做一种寻找研究的东西,画大画时,你们把个人摆进去了。你门不能在那大画中找啦。好象是画同本身打架一样对立。所以在教室里不宜画太大的画,在这里面研究,找到经验,将来画大画时可以利用。

画什么画也是一样的要求,画裸体或不画裸体,所有真正画的结构方面还是一样的。明白这部分,画别的方面也一样。(孙建平:到最后还是画想画的东西。)我在教室里也让你们画你们想画的,不过是借题发挥。有个模特儿,有个根据,我改起来方便,但也是让你们按自己的方法画。(耿建翌:那您说刘大鸿的画没有出路?)因为他的画,画几丈都可以,问题太大了------

现在大家的画好多了,每个人的作风,开始有一点面貌了,开始完整了。(对孙建平的画)他那个颜色再大胆一点,太闷了,太闷了,你在搞什么我还不清楚。(欧洋:他想学雷诺阿哦!)雷诺阿,雷诺阿的颜色很新鲜,可你的太闷了,你是天津的类诺阿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5月14日(周二)油画人体

(对俞洋奎的画)这里罗哩罗唆的东西要简单些,我一直主张简单的里面有东西。你的画好多颜色是孤立的,关系要连起来。你的这个颜色太多了。(俞:我怕画面平均,点些这种色活跃一下。)不要管它,你要看画面上需要什么颜色,用什么颜色,不要好象是模仿什么。

你们大家的气氛还不错。(俞洋奎:我们平时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一起画。)那你们吃亏喽!人多一点,大家有竞争心,你们画完后,大家可以在一起互相探讨,你评他的画,他评你的画,大家研究研究。我们平常也常常研究,不是坐咖啡馆,就是到画室来研究。现在你们活一点了,我也不希望你们画成一样的活。我不想生一样的孩子,想每个人和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(有的同学谈到以前画时先起小稿)画小稿没有用处,好象放大,这样就容易抄小稿,失去偶然效果。(欧洋:第一眼有一种灵感,想保持这种感觉,有一种想法。)我是画一步解决一步的问题,下一个问题来了,再解决一个问题。你晓得什么叫灵感,灵感很少的,不会自己来,一分感觉九分功夫这叫灵感,大家控制的方法不一样。画画不要这么多理论,我觉得理论越少越好,只要眼和手结合起来。你们老圈套太多,拼命打破你们的圈套。(欧洋:保持第一感受。)我最反对这个,画中如没有意外,那就没意思。如果每张画有个成见,那画出来一定和你以前的画一样。(欧洋:画之前先有个感受再画下来,可以吗?)问题是你观察的有没有价值。

画家最重要的工作是“选择”,你怎么把精彩的东西选出来------(对孙建平的画)刚才他的画松了很多,现在又紧了,应该越画越好,控制的不够,观察的不够。我不能在每个人后面盯着“这里好,别动”。好,不是永远好,别的动了,这里可能又变了。问题是这样,自己满足,就坏了,容易停下来,不肯吃点苦头,就没有顺利的事情。每张画解决的问题不一样,不能相同处置。

你们好象每张画总想画成一张好画,画了一两笔好的地方,就不敢动了------这样适得其反。

5月15日(周三)油画人体

   你们画的好,我也开心,这是一周的功夫。从今天起,希望你们不要讲以前如何如何,要讲将来的事。现在班里整个的问题,也是每个人一样的问题:整体、单纯、经济、空间、光、颜色,光就是颜色,你看在波纳尔的画里头颜色根本就是光。光——并不是说外面来得就叫光,光是颜色的感觉——颜色的颤动。同时要考虑每个颜色之间的联系。尤其天津来得那个他想画雷诺阿,他是画雷诺阿的表面,没有把雷诺阿的深度画出来。我特别追加这部分话,我想你应该明白,你们的名字我没记起来,我觉得名字是抽象的。------画死的原因就是——画时没好好看模特儿,又把你自己脑子里的一套搬出来了。很简单,一看就看出来,又把他老套子搬出来了。老套子不容易推翻了,因为习惯给你方便嘛!何必自己找麻烦呢。(孙建平: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了。)十几年算什么?在一生的创作实践中算不了什么,我希望你们画到八十岁。

引用 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2)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cript%22%3B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%28%27head%27%29%5B0%5D.appendChild%28s%29%3B%0D%0A">

5月16日(周四)油画人体

   (对耿建翌的画)这幅画太板,上下连不起来,一块一块像肉块一样。(耿建翌:一种实在的感觉总丢不掉,进不了虚无缥缈的境界。)应该丢掉!不要讲从前的事,不然我就没用了。想通了,能丢掉。那你就要多看,看别人的画也好,看模特也好。你的画,每一个形状都勾在一个框子里,然后在框子里找东西,没有再找外面的东西。我第一课就讲,要一道来,前面的,后面的,里面的。比如你画什么地方,两边的关系要有一部分往里,有一部分往外,不一样。

(对欧洋的画)你画的这个背景很好,背的颜色比较丰富一点了,没那么罗哩罗唆,单纯的多了。重要的地方抓住了,颜色也放开一点了。手的上边偏绿,下边偏红,为什么好?你知道不知道?因为你的手这样画,帮助往下转。(欧洋:我想追求变化。)肯变化就行。

(对许江的画)到处都是一样的效果,就没效果了。(赵先生用大笔改小点的笔触)这样画就动起来了。本来太板了,到处都像面条一样地挂上去。

(对梁铨的画)你这画要用一点线才行,不然后面的力量比前面的大,主题就取消了。主题方面要过分强调。(隔一会,又看梁铨的画)你把鲜蓝放在人体上,太跳了,抢了人体。这漂亮的颜色不是不可以用,要放在适当的地方。

5月17日(周五)

   (看吴小昌的画)不是怎样画,是怎样处理。画到那里再说,不要有一定的规矩。

   (看刘大鸿的画)你画的越神秘越好,晚上应该到有鬼的地方去。

   (看李正康的画)够了嘛!何必下这么大力量,反而把它拉到前面来了。你们写过中国字,有个来,有个去,这个是中国字的好处,你们从来都不想。

   (赵先生给蒋跃辉改画的背景,第一次改成灰的,第二次黑的,第三次是暖白才罢休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月21日(周二)上午人体,下午肖像

   (赵先生因去苏州,晚归一天,来教室后,见到大家的画很高兴。)

今天的画都自由了,我不是恭维你们,你看班上的画已经有生气了,已经在动了。

(对孙景刚的画)不要都松有的地方松,有的地方紧。

(对刘爱民的画)唯一的根据是你们自己,这个地方可以摆脱对象改一改,为了画面好看。

(对佟振国的画)颜色不要限制,不要只是颜色,不要画的像水彩,也不要太厚。让它不断地变化,画时要跟着模特儿的动作走,颜色也要跟着模特的动作走。

(对阮杰的画)问题是想办法把它醒出来,你们是闷进去。几个重点一起拿。

(对滕英的画)我给你的画这里加条线,这条线很重要,你没有它。

(对李争的画)你的画也好起来了,没有那一套了。其实不难,不会观察就没事做,就走到老圈子里去。

(对尚扬的画)不要太单调,里面要包含些东西,颜色中要家些变化。但底下的暖颜色不能一点不要,根据整个调子,漫漫丰富起来。

(对许江的画)很好,非常敏感。但要注意,不要老用这种手段。要经济,不该用的不用。

(对魏光庆的画)有改变作风了,本来你淡淡的调子,我很喜欢。现在和大家的作风差不多了。颜色也灰了。

(对孙建平的画)转动的笔太多了,笔触要随着结构,不要无中生有。不是画面上需要的不要添加。

(对张晓明的画)这里画的非常好,胸部也这样自由就好了,主要还是受形的局限。画成男的也没关系嘛!

(中午下课时,两个苏州青年拿捉画请赵先生看。)你们想表现什么?(答:宗教的色彩。)什么都画啊?(答:各种手法都尝试,照着做理解深。)你这幅画好。(答:不见得,我们认为现在的绘画已发展到表现人和人的关系,人和自然的关系了------)噢,道理太大了,我不懂。

(下午赵先生请夫人佛郎索娃丝-马尔卡为我们做模特儿画肖像。)

 我好长时间没画肖像了,可是我觉得忘不了,像中国话一样。功夫是忘不了的,年轻人要好好锻炼功夫,不然,到八十岁就后悔了。

(孙建平:蒙克的画我很喜欢,你怎么看?)蒙克的艺术叫表现主义。他是挪威人。美国的画受他的影响很大。那时有两个艺术中心,一个是巴黎,一个是德国,德国也有不少画家。(成南炎:德、法您喜欢哪个国家?)各有各不同,当然偏爱法国。我倒不是偏爱法国的作风,我偏爱法国的几个画家。马蒂斯、塞尚当然不用说。但对莫迪里阿尼的评价,我不太高,他的画临死前不行了。夏伽尔一九二五年以前的画很好,到后来也不行了,他受法国民间艺术影响很大,来法后受立体派影响,但还是俄罗斯味道。

(刘大鸿:您对杜桑的艺术怎么看?)达达派艺术对现在只有坏处,没有好处,达达派要推翻一切传统。艺术不能脱离传统杜桑最完整的作品《下楼梯的女人》还是受立体派的影响,我在美国看了他写实的画,你都想象不出来有多么的差,他们搞小玩艺儿,把马桶倒过来也算个作品。毕卡皮亚搞几根洋火棒------他们是“斗心”,谁要这样都可以嘛!你从修水龙头的破烂中,收回几个摆上就可以嘛!从六十年代以后,创作方面有些乱,有个空的动向,没什么新的发现,要走的路都走尽了。要找一条新的路。画画理论越少越好。“未来派”的宣言有好多,他做到了没有?我对超现实主义画家用艺术表现某些观念表示怀疑。我认为:画家在画画时,是一个冒险,画到某一步出现了问题再解决。而他们在画之前就要表示某个观念,我很难理解。

 (欧洋:好象欧洲画家的画风经常变,变的很厉害?)应该说是美国画风变的快,一上一下,变幻莫测,你们性急就可以到美国去。(刘大鸿:我们中国人性格都很慢。)我看你性子就急嘛!(刘大鸿:第一印象往往是非本质的。)那我看错喽——美国我去过二十多次,熟悉的画家也很多,他们也讲他们的苦恼,就是受各方面的影响太多。我们在法国不受这些影响,比较稳重,关门画画,也没人来找你,画商不请也不会来。所以比较安宁。在法国,画家没有国际市场,很难。有国际声誉的画家也很少。画家有地方性画家和国际性画家。地方性画家是指法国本地画家,但要达到国际水平是另一回事。(欧洋:在法国搞具象的多,还是搞抽象的多?)以前抽象画画家很多,现在淘汰了很多,每一派真正留下的没有几个。米罗那时代的画家也没有几个了。每一个派都是讲起来是一个派。结果这个画家自己有了他自己的画风后,才被留下来,其余的都淘汰了。

总起来讲,艺术不能脱离传统,一切要等到五十年后或一百年后再说。不要时髦,你弄时髦玩艺儿,就容易被淘汰。

(尚扬问:一个人如何既保持自己原来的作风,又要吸收新的东西?)各方面能接受的都要接受,然后消化了变成自己的东西。要注意选择好的,不好的不要。先要消化,不然吃多了坏肚皮也不行,不消化就会变成抄袭,中国有些画家总是仿这个防那个------

------就是临画也要有自己的主张。临画的人很多,毕加索临过很多人的画,他靠自己的理解去临,临画时要去理解作画人画时的心境。不要抄,就有一个进步,不要临皮毛的东西。比如临中国画,不要临它的结构,要临它的呼吸、精神。临画也是个“借题”,借它想法去理解认识塞尚、马蒂斯、毕加索。不要学画的样子。那就等于学它的皮毛了。有许多人喜欢学人家的外表形式。你学他那些有什么用?一个创造性的画家总是再变,在演讲,你临他都没办法临,跟不上。不过你们对传统的东西应该借鉴,你不了解传统就没法进步。没有印象派、野兽派,表现派也不可能出现。每代有每代的问题,问题总是不停的产生。凡高年轻时也受很多人影响,后来他也改变了,因为他自己有主张,受影响也没关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