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影之河--梁明明的油画·摄影

Oil Painting & Photograph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3)  

2010-10-23 11:47:40|  分类: 对岸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陈明华油画《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3)》

 

引用

陈明华油画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3)

 

5月22日(周三)油画人体

   (看陈海燕的画)我总是要求你们单纯、简单,简单些才有趣味。你看我给你减少很多东西,现在已经有画意了。等到你们能够自己选择就行了。

   (看刘大鸿的画)你的问题是不画主要的东西,你在旁边搞很多小东西,你看你这些东西怎么能衬托主体?你自己找的麻烦,你自己解决,你把其他当作主体,看你怎么办?我暂时不改,你想不出办法我再来。

   要看的多,画的少。你画的多时,总有一种自动的——人的手总是从左到右,从上到下,总是这个样子一转——总是这一套。现在在班上我不停地跟在你们屁股后面,你们都变了。但是我走了以后,怎么样?还能坚持我讲的这些吗?还是又走老一套?轻车熟路方便些,这是你们自己要选择的。但是,对你们自己的画要想进一步,我想,还是应该不停的提出问题。(刘大鸿:我们提问题总是提不到点子上。)每个人总有不完全的地方,问题是你看的清楚,看不清楚。有的人照镜子总是:哎呀,我多漂亮!有的人越照越丑,不是办法;自己觉得满意也不是办法,最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的好坏要清楚。

   (对蒋跃辉的画)他的画是油,要定住,把自己安静下来。你这画的边缘这么亮?这一亮就把整个画弄坏了,应该把这一块东西并在这一边,不重要的地方不要加强。这么一加,使它这一块不能独立,也同其他地方不冲突了。------这条线与那条线,哪个重要呢?那也要选择,那么就把这个地方移过去,这就简单了。因为动了这一边,那一边问题也来了。各种处理方法都有,不要只是一种处理方法。

   (看尚扬的创作)没有动的感觉,平了一点。内容丰富,生命力才强。你看塞尚的画很考究,推推进进,空间很好。画重要的是有节奏,有的线可以省掉,有的线可以加强。------你们最要紧的是别走进框框里去。我走后靠你们自己了。(尚扬:希望您以后再来。)这是最后一次,我为了你们一个半月没画画。这一段课,你们有什么印象,讲讲看。(吴小昌:有时候清楚了,有时候糊涂,理解上,尤其是手头理解上------)现在大概比第一周理解的多的多了,从画上看的出来。(成南炎:在掌握大关系的基础上怎样深入呀?怎样再往前走一步?)慢慢地走,我一直要求你们要简单——整体,整体了再有变化,这个变化不要牺牲整体的感觉,要保持整体,在里面变化。同时动笔的时候,不要单单动一个部分,而是各方面都要看,不停地看。因为动一笔,到处都要动,绘画是整体的,不是部分的。昨天画肖像,你们又都画小玩艺儿了。

(对魏连福的画)你非常敏感,优柔寡断,我看你动一笔就“哎呀,这个对不对”,没有信心,不要关画下去再说,动一笔算不了什么,“噼”刮掉就行了。不要为了一笔好,让别的将就它,这是个大毛病。你们要改的时候,要整个地改,不要将就一两笔,一笔好,就照这个地方搞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整个好才是好。

绘画的事业是这样的,高坡-下坡-高坡-下坡,不能够一直上去,和患神经病差不多,有时好一点,有时坏一点。做艺术家就应该晓得一生的生活就这养,高高低低,高高低低。高的时候不要得意,低的时候不要灰心。

说到高高低低,我想起我的一件趣谈,我画的画很高很大,画时需要爬到高凳去画。我在画画时,一会跑上去画一会跑下来看。有一次画时忘记在高凳上面了,一退脚步就跌下来,手跌断了八段。现在里面还有两块铁。我要坐飞机,得提前去报告,不然,毕、毕、毕、“你带来了什么武器了?”有人建议我买个升降机画画,弗郎索娃斯说千万别买,那东西不好控制,弄不好一下子冲到顶上碰了头。(欧洋:底下放个网子。)那成了马戏团了,哈哈------(欧洋:您没有助手?)没有,我画画时不希望别人在旁边。

怎样保持新鲜感,要越画越好,不能越画越灰。能够完成不使它疲倦。(长期画下去的话,东西越来越多)那是错的,一定要保持单纯,你们越加越罗嗦。你们太注意主题。无论人体还是静物,对象提供的只是抒发胸臆的启示,只是表现感情的依据,重要的是培养独到的观察,组成自己的画面。模特儿只是一个借题,不是画它——模特儿还是静物,不要做他的奴隶,你要主宰它,而不是它主宰你。你们一见模特儿,就怕的要死,颜色上去很多结果都是灰的。要保持住新鲜的感觉。你们要记住这句话,绘画中所有东西都是个借题,不过是借它来表现自己,来抒发你的情感。应该老是对自己讲,管它是什么,我想画我想画的东西。也就是借它这个题目,来做我的文章。(许江:我国传统画论中也讲究“得意忘像”,意思也是借题发挥。)老子讲过“大象无形”,这就是真正绘画的道理。

画画不仅仅是画的问题,要像和尚静养一样,想一想怎么画,把主题忘掉,把世界什么东西都忘掉,你就把自己摆进去,使人本身同感情、同画面连接起来。什么是创造,创造是你的心灵同画面的接触。模特儿什么的都是借题,不过就是表现自己。你们受的教育恰恰相反,不要表现自己。我现在就是想把你们每个人的个性拉出来,有个出路。要做到自检,不停地自己批评自己,每一笔都要问是不是对的。自检能做到就能经常发现自己的问题。一个画家应该总是不停地不满足自己。你满意就没问题了。现在你们问题太少,怎样使问题多起来这要自己训练自己,观察要深刻,那个时候就行了。

我们下周画静物。画肖像已经有点问题。肖像、静物都是借题,都当借题好了,就是我的感情同他发生关系,其实绘画就好像同恋爱差不多,好像这个同那个接触的关系。(许江:也可以说是交流。)同你和他交换是不是?开始画画的时候都是拘束,一看见模特儿,就被她的形状箍住了。你们重要的是像不像。其实个不是主要的问题,你功夫好,总画的像,关键在像之中有另外更多的东西,这种更多的东西,就是要你们自己去找。你们画像时,还只是看见眉毛、眼睛、鼻子这一大套。我担心的是我走了以后你们怎样保持这个态度。我一个多月没画画了,我这个改画同自己画不一样。(许江:赵先生再过几年来看看,总有一些人还在这个学校里。)那个时候我希望你们不需要我了。

(许江:您走以后,我们还应该怎么做?)最重要的是坚持你自己,为自己画画。你们想办法闭住眼睛,不要看低级趣味的东西,------画就是自己的言语,你把自己的言语讲出来,应尽量明了中肯。要说一大堆话,罗哩罗嗦人家也听不懂。只要自己懂就行了,自己懂了以后,人家也会慢慢地慢慢了解。不要将就别人的趣味,因为别人的趣味拿谁做标准呢?------十个人之中也不能讨好两个人嘛!何必呢!就是我们在法国画画也不容易为人讨好,不要以为法国人欣赏趣味就高,一般的人都是差的。如我在克拉普,碰见一个人问我的画是什么画,我说抽象画,他说:哦!抽象画,毕加索、毕加索。你看法国都这样,什么国家都一样,只有很少人懂你的画。不要以为你成名了,就有很多观众,没有这么简单的事,懂得你的画的人,一个手都数的清楚。说是好多人都懂,那是骗人的话。应该分成两种画,一种专门为教育的画(宣传画),一种是为自己画的画。要你自己选择------不坚持的话,中国艺术很快就没有了,从明清以来已经堕落了,一堕落就是多少年------五百年都没画出好画来。当然石涛、八大是两个例外,明清也有几个大画家,不多。这样下去不得了哇!你看中国这么多人出了多少好画家,到现在为止,可怜的很。------欣赏的问题,假如看不到国外的东西,你就多看中国的好东西,很多嘛!你可以在商周铜器里发现好的东西,在唐宋瓷器里发现好的东西。总是往高看,不要往低下看。

(成南炎:您对老庄的哲学怎么看?)我很喜欢,觉得学不完。老子都是空的,没固定的,讲空间的多。给你许多发现,想象。

(许江:您讲过“空灵”具体一些是什么?)画画同呼吸一样,人需要呼吸,不呼吸活不下去。绘画也要呼吸。你要把自己的感情摆进去。让画画同你一道呼吸,画画要有紧有松。到处紧——透不过气来。到处松——就空洞。世界上事情都存在着对比。音乐总有停的时候,中国画中也有休息的地方——空白。这个很重要。不懂画的人,总希望画是满满的,不知道透气。

5月23日(周四)油画人体

   (魏连福:以前我们画油画讲究很多油料,从画布制作,到一层层往厚里画,先画素描,后上色彩,然后不断深入,这和我们现在的油画技法不那么接近。)我不要听。(魏连福:您能不能再讲一讲您的油画技法怎么画?)我不是告诉你们要一道画吗!你们还想以前的,忘了好不好?(魏连福:就是材料上有没有区别,操作上,现在画起来自由多了。以前的框框打乱了,以前先用素描打稿很麻烦的。)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提这个问题。(魏连福:看您在技术上处理挺好,我们的画由于处理不好容易变灰怎么办?)油画变灰了,一个是看你的材料好不好,另外变灰了一年后可以加光油。不过太光也不好看,像个镜子。不过加油时,加一点松节油,稀一点。(魏连福:我看国外来展览的画,有的是很粉的,不是很光的,没有光滑的画。)那要看哪个画家的喜好,有的追求无光吸油。有的喜欢画亮,因为黑的颜色没油,丰富的色彩看不出来。不过要拍照,就麻烦了。

(魏连福:波纳尔的画?)波纳尔,他的画不擦油,颜色很漂亮,本钱也很高,颜料很好。你们的颜料可能做不到。我现在给你们改画时都是强一些,然后暗下去,打个折扣。(魏连福:画起来恐怕不用考虑材料了。)您现在就掌握这么多东西吗?买不到好的材料,你不要管他。你画一张自己满意,好像总要画一张杰作似的。不要顾虑。你们学校一般怎么画画?你到这以前你画画怎么样?(魏连福:我以前画的比较琐碎,一段一段地画,就是颜色比别人的刺激点。有人说我是“现代派”,其实我明白根本不是。颜色比较灰,颜色在油料里搅,跟泥巴一样,变质很快,笔上蘸的颜色,没怎么再调,很漂亮。油多的地方,一下子就乌下去了。)我画的时候,这一笔拖过去,再转过来,方法很随便,颜色在布上调也可以,在底下调也可以。不过,我喜欢直接在布上调,不在底下调。有时我也在底下调一个重要颜色。比如淡黄、淡绿,到布上以后没干的时候,再把其他颜色揉进去。不要死画,各种方法都试试,画多了就有经验了。(魏连福:再一个问题,过去偏爱一个颜色,一辈子也不丢。现在看一种颜色一经整理,灰一点也可以,亮一点也可以,这很有意思。)变戏法?他可以画的很好,就是想的太多。绘画这个问题,不要先想的太多,先想了没用,如果你的画还没画以前就知道应该怎么样怎么样,那有什么意思?好象你订起计划来同某某小姐恋爱,今天我送花,明天嘛,我送点什么礼物,后天打算同她接吻------都是靠不住的呀。对象同你的反映是不一样的。画画同恋爱一样不能自己先算好一套。你先想好送花接吻,结果她给你两巴掌,那你怎么办?又重新开始?又去买花?所以绘画的问题,不是自己心里先想好,而是人同画面接触的关系。不画时你不要多想。做人要做的苯一点,一个画家不要太聪明,其实那个聪明也是苯。你不能还没动笔先解决问题,那有什么意思。还没生出来,就已经定下同哪个结婚了——“指腹成婚”哪!

   你们的问题越来越多了嘛!我不能改的很快了。以前我就是大刀阔斧地“开刀”做手术。我现在要替你们多想了,改的慢多了。(魏连福:来之前,我以为是来学画抽象画来了呢,我给家写信,说这里学的是写实的,他们大吃一惊。)不论画抽象,还是画具象,其实道理是一样的。你们把道理通晓以后,画抽象就可以了。问题是你自己首先在观念上要自由,而你们框框很多,禁锢很深,你拘束再里面,就没办法画。现在我先把框框禁锢解脱,慢慢你就知道颜色不是这样用,笔也不是这样使,慢慢、慢慢解放了。你内心需要了,便可以画抽象画。我看过他的抽象画,你们觉得好不好?(刘大鸿:不好。)我不要夸奖你,是不好,空。

   (赵先生在大家看波纳尔画册时讲)波纳尔是色彩的魔术师,表面看他有些画色彩很跳跃,叫人眼花缭乱。但许多画中总有几块非常尖锐的几何型在里面支撑,这些东西帮助把碎的东西连贯起来。在他画幅中,大部分地方很松动,。但总有一个相对平静的平面嵌在画面中,使画有节奏,有松动,另外,你注意他画的很复杂的地方都在暗的地方,不大跳。(李晓伟:他画的画很理性?)他的画很直觉的。(许江:一种经验。他就是寻找光的震动办法,你看他的颜色很大胆,很灿烂,颜色在颤动。

5月24日(周五)报告会

引用 赵无极中国讲学笔录(3) - 明明 - 梁明明的blog—光影之河cript%22%3B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%28%27head%27%29%5B0%5D.appendChild%28s%29%3B%0D%0A">

   ------有两个关于艺术教育的问题,我谈点看法,一是国内学校浪费太多,听说每班上有一两个模特儿,只五六个人画。我在法国时班上是三十到四十个人,就是一个模特儿。你们画架也考究,什么都考究,吓我一跳。现在我班上二十七个人,只一个模特儿,摆在中间大家围着四面画没背景。大家围着画,不会专画正面,你们老是顺着光画,大概没画过背面的光。光的问题,并不是单单画正面光。画多了正面光,后面光的问题来了就不会解决。二是关于中国画和油画的问题:世界到现在为止,中国画和油画其实很接近。思想方面是越来越近。从十九世纪末开始,欧洲绘画受日本版画影响很大,遗憾的是,中国在宣传方面做的太差,所以日本在各方面比我们占上风,外国都知道日本而不了解中国,中国在什么位置都不大清楚。我觉得现在绘画的问题,不是中国或者是欧洲、美国的问题,而是国际的问题。所以我觉得中国画和西洋画不应该分,应该在一起。外国人素描是基础,我们中国画毛笔字是基础,两个都是绘画基础。但两个基础合在一起用也是一样的。我觉得中国画和西洋画没有冲突,只能互相帮助、互相补充不能说你是画中国画的,我是画西洋画的,分得很清是不通的。我们这个班里就有一位是画中国画的,有一位是搞工艺的,他们两个人都画的很好。画中国画的那个画家很敏感,很明白我的意思,因为他懂中国画的“连”,对于笔的用法就比画油画的同学自由一些。而好多画西洋画的同学素描工夫很好,但就是摆脱不开西方给你的影响,用笔只是慢慢地摆。

   我认为有两种画家,一种是地方性的画家,一种是国际性的画家。现在我们应该有个目标——不是做中国画家,不是做欧洲画家——我们的目标应做国际性的画家,这是我对各位画家、各位同学的希望。我觉得世界变的越来越小,将来还会小,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圈子里面,我希望中国画系同油画系并在一起,就叫绘画系。不要学西洋画的觉得与中国画没关系,学中国画的与西洋画没关系。中西画分开,在十九世纪还可能,现在中国画和西洋画的界限已经没有了,两方面的关系越来越近。以前是画国画必须有画国画的样子,画油画要画成外国人的样子。为什么要画成外国人的样子呢?为什么要画成中国人的样子呢?这个中国人的样子从什么地方说明呢?------不能说范宽、米芾是中国画家,他们是世界性的画家。毕加索你能说他是西班牙的画家吗?他是属于大家的。(有一种理,说艺术中心要往东方转移。)什么叫东方,什么叫西方,现在都分不开。不讲讲现代的画家,最重要的还是塞尚、马蒂斯。我觉得他们是真正严肃的画家给了我很多启示。尤其马蒂斯写自己经验的笔记,给我很多教训,等于圣经一样。我对马蒂斯最感兴趣,我对他的画非常崇拜,这次带来他一张素描还在不断地研究。二十世纪的绘画,不朽的画家就是马蒂斯。因为在外国,在中国也是这样。很多画家年轻时画的很好,如莫迪里阿尼,画到三十六岁就死了。你看德加也这样。真正好的画家留下来的不多。也有些画家到八十岁才画的很好。我们还有些希望。艺术家的历程不会是一直往上爬,总是高高低低,有时失望,有时高兴。我一点也不心急,越年纪大,好像越有时间了。

   (儿童画对您有什么影响吗?)我早期受各方面影响,那时不像现在有这么多书,都是“剪贴”,我记得学过莫迪里阿尼,照着镜子画自己,长长的脖子------我很早就想到欧洲去看看原作,印刷品差的太远了。有一段我看我妹妹画画 ,画的相当自由,我就学她,想办法转变。但后来就完了。我六七岁的小妹妹后来就不行了,越画越坏了,这个不长久的。

   (您对现在的中国画怎么看呢?)有很多画家我很崇拜,并且是我的朋友。李可染、黄永玉、吴冠中、张仃,我没什么批评。我觉得中国的传统——唐宋的画还好。我对中国传统很尊敬,中国好的东西实在太多,铜器、瓷器、书法、绘画,当然有一个时期只抄古人的墨迹,没有创造精神,这点很可惜。

   (你对书法的看法。)日本现在的书法很活跃,京都有一派叫“新书法派”,在国外经常开展览,把中国字变成很多形状,有一段在欧洲相当出风头。不过我觉得字是字,画是画,书法的空间关系同绘画的空间关系不一样,它是一种造型,但同画两样。中国字西方影响很大,尤其对抽象派画家。

(您属于什么画派?)属于抽象派的。批评家总是喜欢给人带个帽子给你,他们叫我是“抒情主义的抽象派”。

(比加索很重要吗?)我认为毕加索是非常重要的画家,一个世纪他的画一直不停的在变。这个人我认识他,精力充沛的可怕,工作时间相当长,十二个小时地工作------

(您还想不想改变风格?)需要就变,不需要就不变。因为自己不满足才变,变也总是要有一条路线的,不是这一下子,那一下子;不能黄毛丫头十八变;不能我今天画超现实主义,明天画超写实主义。向走路,总的向一条路走,不能跳这跳那,要把腿跳断的。

(您谈谈对艺术的看法?)我对艺术的看法是,绘画之前不能先有个准备,因为每张画的问题都不一样,你画到一个部份,问题来了,你想办法解决,解决以后又有另外的问题。整个画,不是一部分一部分的画,是整个一起画。把人体摆到布景上面,或坐着、或站着,它同四周联系的地方都有很多很多的变化。你后面摆一块白衬布,头上摆一块草莓布,问题就开始了。所以一般画画,人体画完了背景铺一铺就够了。这还是文艺复兴时代的观念。文艺复兴的观念是有一个主题——圣母同他的儿子——耶稣,画在一起,然后把背景画漂亮点就完了。我们现在绘画的问题就是从印象派开始,开始把这个观念打破。透视的问题也好,空间的问题也好,都发生了改变;绘画是整体的。我不是讲革新、讲新奇。我讲的都是很古典的、很实在的东西。就是画一张画,对主题以外的东西应该注意,不要把主题单单一句,好象什么问题都没有了,A、B、C、D一套这样地搞下来就完了,自己也没意思。对别人也没意思。

(您谈谈您的创作经验?)老实说,我一点经验也没有,乱画。我每天都要画四个小时,有时七个小时。我是实际工作的人。还是眼、手、感情方面的事。最重要的还是感觉方面的事。贝多芬讲:“三分灵感,七分工作。”一般的讲,国内的画家很用功,所以我一进班,就说你们不是技巧的问题,主要是观察的问题,怎么看,怎么把自己的感情同看到的东西连到手上,而表现出来。这点很重要。而不是画的问题。因为观察正确每个人才能有每个人的作风——————

(您在谈谈对技巧的看法?)我说的技巧等于本钱。没有本钱,什么也做不了。尤其你们很年轻哪!在二十五岁以前,不把这个基本功打好,以后再补就不大容易,所以,照我老资格讲话,希望你们把功夫打好,因为基本功夫打好,将来画什么都没问题。

有人说抽象画就是乱画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画抽象、画具象,道理是一样的,都有空间、结构、光彩和颜色的问题。你对这方面的认识不清楚,就是乱画,毫无办法的。所以有人说我不敢教抽象画,是我怕同政治有冲突。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绘画的问题,是一种本身的需要。今天画这,明天画那,简直是变戏法,不是画画。

你有了真正的功夫以后,随便搞什么都可以。所以我一直注重功夫的。假如我没好好下功夫,我想现在改不了你们的东西。现在我改的时候是每个人怎么画我怎么改,不是照我的办法改,那样太方便了,照我的一套就完了嘛!现在巴黎的学校也是一样,有时侯学生比他画的好,这样就麻烦了。你们基本功夫打好以后,发挥就自由的多,你们要走哪条路就自己走,用不着我来告诉。

绘画是一生的事情,像做和尚一样。要不停地画,不停地画,不停地画,一天都不能停。我能够生活,我要画画;我不能生活,我也要画画。一个人选定了画家这个职业就苦了,所以,你吃不了苦,还是找别的事情做。

5月28日(周二)上午人体,下午静物

(对许江的画)主题和背景不要混在一起,要蓝就大胆的蓝,要红就大胆的红,位置要对,根据整体关系在组织。

(对刘爱民的画)你画得不错,但用笔太油。你这样画我不反对,就是怎样连起来。你在这地放就断了,没接起来,不负责任,不要随随便便。我高兴的是你有了新的画法。(赵先生用纯黄在背景上改。)------这是马蒂斯的办法。不要罗哩罗嗦,重要的地方没有,不重要的一大堆。应该强烈的强烈。(找先生在人体上画了两根精彩的线。)这样就行了,观察准确就敢用。

(对海燕的画)你这张学点彩派,十九世纪的,现在还搞勿来使是(上海话:没意思),应该前进一点。你可以用他的经验,闪烁一点,但要连起来。

(对耿建翌的画)这又是一套了。我从来不反对人们怎么画,但至少要把关系连起来。这条线从什么地方来,到什么地方去,要有个交待,不要没有根据,没有个联系。你可以变,但要边的有道理,不要离了谱了。只要适当,怎么画都可以,不适当就是乱画。

(对李晓伟的画)这画的不错,很好,要把窗子和布连起来,到处都要讲究,不能马马虎虎,胸部很好,脖子要连起来,这条线折烂污(上海话:不正经,不考究)。一张画,一点也不要放松,松不等于随便,你们选的是不敢松的自由,我给你们改时也不敢放松,一放松就出毛病。

(对王丽的画)这块颜色是我改过的,不好,和那个关系不对要灰下去,不要因为我改过的就不敢动。

(吴小昌:现在吃的太多,有点消化不良了。)真的?(梁铨:不是医生的缘故。)你是嫌麻烦,不肯开刀。就是疮出脓也不开刀。总是要往前走,不要后退。(吴小昌:我们看的好画太少。)这是你们吃亏的地方,所以画得好的地方也不知道,我想你们好的地方应该知道了。(吴小昌:天天盯着好些。)两三天我就走了。有几位已经明白了。以前你们画得灰,照我的办法,就是加好多颜色也有变化。(尚扬:会不会破坏整体?)你的颜色摆的稳,根本不会跳出来。(许江:我们对颜色的选择眼光差。)你们可以试试看,捡几个颜色纸摆在上面看一看,不舒服,用手遮遮看一看。遮不好的地方,同时应时常退后一点,看的多一点。我自己看毛病大时,越看越厉害,遮时舒服了,就开刀!需要下决心,不要嫌麻烦。画的少,多看,不要快。

你喜欢黄颜色可以,但黄颜色也能变化很多,不要一种颜黄。黄配紫,你们紫颜色很少,颜色要调,紫是很好的颜色,再不冷不热之间。加一点红变成热的,加一点蓝变成冷的,这种颜色很妙的。

听说那天大会后,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,我的意见是,叫我讲话,就讲老实话,讲心里话,我觉得中国画和油画结合没什么坏处。我哪天特别讲绘画不是地方问题,好象中国画不能侵犯。(尚扬:南京开中国画理论会,有人倡议毛笔应费掉,材料要改革,引起大哗。)中国画材料已走道及至了,怎样继承?怎样革新?是我们应要解决的问题,总这样跳不出圈子来,把材料闯开,可以闯出新路来。

(黄河清:您现在改画是不是根据您以前画具象时期的经验呢?)不是!都是根据我现在对绘画的认识,我不能返老还童嘛!现在改画用笔、光线、颜色、结构和抽象派一样。

 

5月30日(周四) 油画静物

  (对魏连福的画)绘画是本能的事情,有自己的本性在里边,画到了那个地步才解决,这样每张画、每张画就不一样了,就丰富了。要经济,要变化,把心摆进去。

   不要控制自己太多,控制太多就成理论家了。单纯不是简单,整体把握住了在加颜色,再丰富是没关系的。

   (对刘大鸿的画)------你这幅画画的不错,颜色的接触跟每个颜色都很好看,因为它和旁边的颜色搭配的好,这样画很好,又有力量,包含很多东西。(刘大鸿:这是赵先生教的。)这一个月的工作有没有用处?(刘大鸿:本来自己心理没有数。)你固执的不得了(尚扬:他很有个性。)个性是好的,但不要任性。要有自我批评的眼光。个性是一定要有的,没有个性不能成为一个艺术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